北山七川.

瞎写个东西。

一个晚上的摸鱼,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都是谁。(p1布莱克,p2在床上的卡修斯,什么剧情大家自己体会?p3刚刚,额,运动完的的雷伊,p4是陪雷伊的盖亚。就正经运动,还有就是少主了)

Our truth and lies (1)


ooc严重请勿介意

纯属娱乐,不喜勿喷

大家注意避雷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What is true and what is a lie 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骑士,你去离展柜最近的那个柱子后面守着。”

“阿泰,你去他对面那个柱子后面,手脚给我轻点。别特么又搞砸了你小子。”

夜间的博物馆里少了几分寂静,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窸窣移动,惹得人稍稍烦躁不安。寒夜躲在博物馆监控室里,以一个暧昧的姿势靠着Gemini故作认真的盯着屏幕上的各种数据以及监控画面,时不时像只动物一样在Gemini的脖间蹭蹭。不出意外的挨了一巴掌。

“媳妇你下手能不能轻点.....”

“滚。”

事情在一阵咳嗽声里算结束了,众人当无事发生恢复工作状态警惕着某位怪盗,A的动向。寒夜在监控室里踱步,距离情报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。这种不准时在那个怪盗身上还挺少见,让寒夜不由得紧张起来。恐怕那家伙有别的打算。

一紧张就想抽烟,寒夜还没来得及点上就被Gemini训了个惨。想说句“媳妇你管的真多”但在那人的注视下还是乖乖听话走出监控室,在空荡狭窄的小走廊上凑合着抽着烟。 灰白凄凉的丝丝缕缕的烟在这走廊半空中飘着,被迎面走来的人挥手打乱。

寒夜微皱一下眉头,瞄了一眼那人身后的楼道。两人互看一眼,不过几秒。

“辰鬼啊,你小子怎么走这来了。”

“暂时没什么情况啊,就上来看看。”

辰鬼挠挠自己有点乱的头发,顺个便问寒夜要了一支烟拿出打火机点起来。吐出一口白雾问起情况。

“A那家伙还没出来,这都快一个小时了。我估计外面那群记者和粉丝马上拦不住了。”

“作孽啊。”

一阵呼吸声打断了本就不会长的对话,辰鬼走到垃圾桶旁熄了烟,随手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里下了楼。

宝石展柜旁边埋伏的人已经快按捺不住,将近几个小时的等待让汗水从额头上留下,在滴落地面瓷砖前被衣物接住。

阿泰心里打着算盘,外面的人潮要拦不住了,机会就在手中。借着换姿势的时间,他抖出藏在衣袖里的按键,默数了三个数,随着外面粉丝的呼声的提高快速按下了按钮。不出意外的安设在走廊的催泪弹爆开,一阵咳嗽声从对讲机里传来。

“有催泪弹!”

大厅里的一部分警察都被派去支援,剩下的除了老士都好应付。阿泰狠下心来握起拳头重重的锤向自己大腿,吃了痛叫出了声,特地叫得偏大声,骑士也像意料中的那样在听到自己的喊叫以后跑向自己这里。刚好卡在他赶到柱子后那一刻,假人也放好,自己一个翻滚来到展柜旁边在底座上贴上了写着虚假信息的纸片,在骑士听到这一系列动静过来后做出受伤的样子和他对上。

“没事吧!”

“没事,让A跑了。”

“真是可恶。”

骑士靠上展柜底座,摸到了那张并没有贴的太好的纸。快速确认没有危险后撕下随后讲内容汇报给监控室。

“老大,展柜上贴了张纸,上面说宝石已经被偷了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寒夜气愤地拍了拍桌子,还没走出一步回身看向屏幕。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带着急促向对讲机那头的所有人吼了一句:

“快快快,都给我回展示大厅!”

话音未落,夺门而出。

众人紧张的围着展柜,盯着那个怎么看都不像假的的宝石。专家在一阵焦急的脚步声中赶到,还没顾着喘几口气,穿着便服就开始简单的鉴定。

“真货假货难以确定,可以的话我想去移动基地上仔细鉴定。”

寒夜习惯性皱了眉头。

“骑士,阿泰,辰鬼,你们三个跟着他去。”

边说着边示意几个人也跟在后面确保没有问题。

阿泰暗叫了一声麻烦,看了一眼辰鬼再次确认了计划。

“走了走了赶紧鉴定完等着写检查吧。”

阿泰拍了拍那个所谓专家的肩膀,也是同他确认着计划。对不起了老士。阿泰为自己这个“正房”叹了口气,谁让瓜皮偏偏选你来呢。这也怨不得谁了。

三人快速走在走廊上,骑士很习惯于现在这个气氛,哪里能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难道他能料到这个专家会一个回身好巧不巧正巧把自己打趴下吗。两声说那专家就是怪盗装的声音和追逐的声音勉强被骑士听见,随后便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昏昏沉沉醒了就被告知要上交份报告。

所有事情都是阿泰那里听来的,他嘴里还含着零食坐在病床边含含糊糊地就这么应付完了,手上的油还蹭在写报告的纸上。不知道那个瓜皮看了这份带着零食味的报告是什么反应。

寒夜打了个喷嚏。

“不会感冒了吧。”

他摸了摸自个的鼻子,处理起自己那份报告。再来几次就要闭门思过了。

“发什么呆啊,等会开会你要交报告了。写好了?”

“没。你说你就不能安慰我吗。”

“不能。”

寒夜委屈,但是他不说。

Gemini瞄一眼他,叹了口气,伸出摸摸他剪短的头发,有种在安慰小动物的错觉。就是这头发有点扎手,这人,挺皮。

保不定这人清楚自己什么身份以后想干什么,想想都叫人难堪。Gemini很快停止了臆想。揉揉自己的太阳穴,让注意力移到别处去。

寒夜看向看着远处出神的Gemini,的确有了想法。但是不到时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前某个游戏的截图,翻出来当壁纸吧。

[KPL联文]Justice-4

正文前预警:此文存在违法犯罪,不能接受的请左上角叉叉。一切皆架空,ooc属于我们,人物属于他们。RPS请勿上升蒸煮。

第一次联文,写的不好请见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说是明天正式开始行动,双方倒早早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 阿泰和骑士两个前排自然是无心回去安分睡觉,两人坐在深夜的办公室里,耳边除了计算机运算的声响就只有对方的呼吸声。

    阿泰有些烦躁的翻动一页页的资料,一边拿着笔在港口区域的地图上做着记号。他停了笔,挠了挠头习惯性想抓颗糖。

    “该死,忘了没买。”阿泰又是抓了个空,前后两次加上手头的活儿着实叫人恼。他从一堆资料里抽出了那部iPad,随后调出提前准备的图纸指着象征己方和敌方的点儿叫着骑士。

    “老士!过来看看!老士!你听到没!”

    阿泰喊叫的声音不算多大也不算多小,不过刚好让对方听见。但很明显骑士刚刚走神了。

    “啊什么。”

    他拉回神来看向自个旁边桌的阿泰,见他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才赶紧放下资料起身走到他旁边。

    “你看这样布置怎么样。我预计他们的人会在这里交易,刚好可以躲过摄像……”

    骑士认真地听着身旁这人的计划,时不时点头表示赞同。但是他似乎还在想别的。骑士看着眼前一副严肃模样的阿泰,不禁想起了他刚进组时那副德行。哪像个警察。这是他当时的评价。但阿泰从没放进自己心里过,该怎么做就怎么样。

    他又想起了寒夜在一次任务后和自己说的。“阿泰可能是卧底,你当心点。”他也半信半疑,说不定就是那瓜皮一惯的玩笑。这瓜皮说完后笑得也像。

    不可能吧。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,但就是不会去怀疑自己身边这个人—阿泰。

    “老士!你个菜逼有没有听啊,喂!”

    “你这len……”

    阿泰本是讲到热头上要接着问骑士的看法,可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后面这家伙正盯着走廊出神。合着这人嗯了半天一句没听。他有点气愤地伸手就要去揉他一脑袋,还没揉到一点就被反应过来的骑士握住了手。

    “别别别,我听着呢顺吉。”

    “你这len我怎么就这么不信,你倒说说我讲了什么。”

    “好顺吉,我错了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本来想着要教训一下这老士的阿泰却冷不丁被反抱了一把,那人还蹭着自己,就没在反驳什么。放下iPad打算把这个麦芽糖似的家伙推开。

    “行行行不说你,你赶紧起开。”

    “这次任务挺重要的,不过你没意见了就早点通知各部队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 “好听你的。”

    骑士乖乖松开自个怀里的阿泰,理了理自己稍显混乱的脑子拿过桌上的iPad去整理计划。阿泰也没闲太久,在自个椅子上瘫了一下,看了会在整理的骑士,便回身做自己剩下的一堆事。

    “瓜皮们准备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 寒夜一副领导来视察的样子遛了个弯和其他几个人交流了一下,拿着文件夹走到阿泰和骑士办公桌边。两人也没和他抱怨什么,骑士看他来了就递上刚刚整理出来的方案。

    “不错。这个布置就很好。阿泰想的吧。”

    骑士嗯了一声,闷头工作。时不时附上几句,寒夜也觉得很妥当。

    “行了,你们办事就是快。这边还有一份,你们两个用点时间看看,看妥了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 “太累了影响明天的状态。”

    这瓜皮还挺贴心,得了。两个人也没敢说出声,就接过文件夹围在一起看。

    那瓜皮走了后挺久,两人也认真研究了挺久。

   “瓜皮给的这方案可以作为一个后手。也方便咱撤退。”

    “也是。”

    阿泰起身伸了个腰,打了个哈欠。歪着头看了眼趴桌子上休息的骑士。

   他是真累了,阿泰没那个心思再去叫他,回到自己桌边拉开最下层哪个抽屉拿出那盒烟。烟开过了就没有怎么去抽,他也是没这个闲功夫。阿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抽烟了,也许是老毛病上来了,但他不愿和自己追究太多。他推开警局里那一层层门,走出警局站在街头时,他更像是一个出了狱的犯人。

    他吸了口烟,吐出一口白雾。夜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很痛。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组织里的日子,应该说比警局自由吗?不。

    他又回头看了看他已经卧底好几年的警局,转身走向远处的小巷。鼻子里充斥着小巷里那些垃圾的味道,阿泰不想说太多,一点不想。他拿出一只电话,拨通了电话里唯一的号码。

    对面没有立刻回答,像是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 “我,十二。”

    “计划定了吗。”

    “定了,方案已经通过电脑发送了。”

    “你做的很好。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我们这里配合的吗。”

    阿泰犹豫了一下,随后回答了电话那边的人,

   “对我们两个前排当最大的敌人对待。不要留情。”

    “知道了。你自己多加小心,不能被发现。”

    阿泰拉低了自己的兜帽向巷子深处走去,回头确认了没有跟踪的人,便拿起手机删除了通话记录。耳机链接着寒夜那边的监听器,杂音颇多,但勉强能听清那瓜皮的话。

    只是单纯的任务布置,但最后一句话引起阿泰的注意。

   “派个人专门盯住阿泰,他是目前最有可能是卧底的人。”

    被盯上了啊……阿泰拿下耳机思考着刚刚的一切,他努力让自己不靠着墙,迈着有些沉重的步子,边收起耳机与手机走回警局。

    他没有立刻上楼,而是接着抽了根烟。骑士休息完因为阿泰的不见而来到警局门口。看见了戴着帽子缩着脖子的阿泰在那抽着烟。

    “在这思考什么,外面冷啊。你不如进去想。”

    “不是看你在睡觉吗。就出来抽个烟。”

    “我们泰神还挺贴心啊。现在我醒了,咱进去吧。”

    “行吧……”

    阿泰掐了搭自己手指上的烟,搓搓手靠着骑士进了警局。他不自觉地把手搭骑士肩上,有点半推着骑士往前走,但习惯的两人也都没打破这个画面。

    另一边的Gemini放下了电话转头问着文件的事,他看出来两个方案出自谁手。这样就很好针对,他已经开始期待自己那位老朋友失败的样子了。

    “你们也早点准备,确保交易完美进行。”

    “是!”